<<返回上一页

抹茶的前世、今生和未来

发布时间:2019-03-03 04:05:02来源:未知点击:

10月18日上午,2018首届贵州梵净山国际抹茶文化节在铜仁市江口县太平镇中心广场开幕当天下午,贵州梵净山国际抹茶产业高峰论坛在梵净云庄大酒店二楼会议室举行,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省茶文化研究会会长傅传耀在论坛上做主旨演讲——“抹茶的前世、今生和未来”,呼唤抹茶回家 前世 抹茶与中华文明一道出生,一路同行 中华文明五千年沧桑巨变, 抹茶文化五千年沉浮延绵 神农尝百草时,他已然是一位抹茶大圣解毒用茶,整个生嚼活吞,最鲜活生动的抹茶 我国春秋时期就有对吃碾茶的侧面记载 《晏子春秋》记载:“婴相齐景公时,食脱粟之饭,炙三文五卯,茗菜而已”这是当时人饮食习惯的普遍选择,就是古代的“吃茶”习惯 三国时期魏人张揖所著《广雅》曰:“欲煮茗饮,先炙令赤色,捣末,置瓷器中,以汤浇覆之,用葱、姜、桔子芼之” 唐朝李白的《答族侄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并序》是名茶入诗的最早诗篇:“丛老卷绿叶,枝枝相接连曝成仙人掌,似拍洪崖肩” 一代诗仙把“仙人掌茶”的出处、品质、功效作了详细的描述,所以,这首诗成为了重要的碾茶历史资料和咏茶名篇 宋朝茶文化登峰造极,花样繁多,尤以入诗入词入画为最,文人雅士达官为众,塑起一座高不可攀的丰碑 《大观茶论》描绘点茶:先须搅动茶膏,渐加击拂手轻筅重,指绕腕旋,上下透彻,如酵蘖之起面疏星皎月,粲然而生 真是“磨转春雷飞白雪,瓯倾锡水散凝酥 登峰造极,物极必反,到元、明,末茶跌入谷底,原因有二: 一是文人悯农,早有苏轼讽誉:“君不见,武夷溪边粟粒芽,前丁后蔡相宠加争新买宠各出意,今年斗品充官茶”名士刘基、海瑞、王阳明无不爱惜民力 二是皇帝怜农:元、明两朝皇帝认为茶饼,特别是龙团凤饼之类,太耗时耗劳,实属劳民伤财,所以主张简便清饮 太祖朱元璋下诏改贡散茶 其子朱权也是主要推手,曰:杂以诸香,饰以金彩,不无夺其真味然无地生物,各遂其性,莫若茶叶,烹而啜之,以遂其自然之性也影响不可谓不深远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从此,民间清饮蔚然成风只有些许少数民族守望相助,艰难而有坚定地在大融合中保留了抹茶习惯 今生: 中国落得个墙内开花墙外香,抹茶漂泊海外,落地生根 我们不得简单照应一下抹茶漂泊海外数百年,甚至一千多年的过程,话说: 日本原本没有茶,种茶、饮茶、茶道,都是从中国引进的,历经奈良,平安,镰仓,室町,安土、桃山,六个时代 日本禅师最澄、空海等赴唐学禅的同时也学茶,并带回了茶种、茶艺、茶技、茶器等所以,早期日本茶事承袭唐风 镰仓时荣西禅师深受宋茶,特别是点茶方式影响,他写了日本第一部茶书——《吃茶养生记》 荣西深研笃行,入心入脑,痴迷如醉,尤喜点茶 千利休:是日本茶文化的集大成者,他对中国茶文化,引进、消化、吸取,改造成独具一格的日本抹茶文化,并提出日本茶道的“和、敬、清、寂” 日本也曾有过两度小小的跌宕,但是日本的千利休的三个分支表千家、里千家、武者小路千家承继、发扬光大了抹茶文化 抹茶,根留在故土,花开在他乡 晚清、民国,茶,演绎了一段民族屈辱史,与其说是鸦片战争,不如说是茶叶战争,抹茶也一样,是一杯伤痛之饮 建国前十年,医治战争创伤,“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无暇慢碾,只争朝夕 文革十年,喝茶多少有一点小资情调,撤了七星灶,壶不煮三江 改革开放四十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茶至多是为地方搭台,让经济唱戏民以食为先,抹茶没时间 新时代经济稳定、社会稳定、文化稳定,我们大声呼唤:抹茶回家吧! 未来: 如一轮朝阳喷薄而出,金光灿烂 青年是祖国未来,也是世界的未来 青年中的做茶才俊层出不穷,人才济济 青年中对喜茶热爱令人欣喜若狂 喜茶现象说明:茶文化要继承,更要创新,创新才有不竭的动力 浮躁一代开始冷静,他们认识到茶不仅可以改变身体,改变生活方式,甚至可以改变思维方式 我等独特一代,一生为名忙、为利忙,现在有时间属于自己,我们在充满自信的同时,在重拾时尚,在奉献一生的同时,在追求健康 茶世界,披荆斩棘,创造奇迹一代人来了 开创新生活,茶是首当其冲,抹茶更是必然选择 老祖宗一开始是吃茶,中间数百年清饮喝茶,现在返璞归真又吃茶 入食:健康养身 喝水解渴,加一勺,变成茶 喝奶健体,加一勺,成奶茶 生产糕点,加一勺——茶点 煲汤煮菜,加一勺——养生汤 入妆:高端净美 洁面美容:加一勺——美白面膜 洗衣涤裳:加一勺——去污杀菌 …… 入药:防病救人 伤风感冒:多加一勺——发汗驱寒 精神不振:多加一勺——提神醒脑 …… 助兴:恰到好处 自调自饮:普通一勺——休闲自得 高朋满座:高档一勺——深交茶叙 走亲访友:带上一勺——馈赠佳品 外省旅游:带上一勺——方便享受 …… 做人一品,做茶一净 抹茶:加工复杂,但有机械化 抹茶:原料讲究,但有标准化 标准化——机械化——简便化——大众化 抹茶回家, 落地定都, 锦江河畔, 舍我其谁? 此时此刻,我想起一首日本和歌: 莫等春风来,莫等春花开,雪里有春草,